低价竞标,让特效玩不下去

6604

Rhythm & Hues(R&H),是好莱坞响当当的特效制作公司。电影《Life of Pi》(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全球卖座及奥斯卡奖的光环,更让R&H声名大噪。

一切的发生,就像电影情节一般。只不过主角所处的情节,是在低潮谷底。美国R&H总部在2月11日申请破产重整,13天後,《Life of Pi》在奥斯卡颁奖典礼夺下最佳视觉效果奖。

这个曾获2届奥斯卡最佳视觉特效奖的视觉特效龙头,曾为《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丶《波西杰克森》系列丶《饥饿游戏》等电影制作特效,为何破产?大马R&H高级经理哈斯努(HasnulHadiSamsudin)说,亚洲便宜的人力,让好莱坞公司纷纷把案子外包制作,整个行业恶性竞争,是好莱坞视觉特效业面临的挑战。至於大马的R&H因为独立运作,并不受到美国R&H的动作而受影响。

讽刺的是,R&H正是致力将特效制作外包海外的视觉特效大厂之一。但也正因如此,大马才有机会接触到高水准的技术,从而为我国的视觉特效水准,催生佳作。

以下是《财经》专访哈斯努的内容。

动画是核心,却不能创造营收

财经记者(以下简称财):谈谈您心目中的动画和视觉特效产业。

哈斯努(以下简称哈):对多数人来说,特效及动画只是一个娱乐性的内容。却不了解当中的运作丶经营模式。好莱坞丶日本丶韩国等都已证实,投资在这产业已为他们带来很可观及正面的反应。你是在创作知识产权的东西,如果成功的话,可以为公司带来长期的收入以及收回成本。就如米奇老鼠,全世界都在用着,他们透过米奇老鼠取得的营收是非常庞大的,这不再是一部动画而已,已经衍生出其他生意。很多人只是看到它的动画部分而已,但却看不到它周围产生的生意。

《Upin&Ipin》是我国一个成功例子。不仅创造出Upin&Ipin,并且成功创造出庞大收入。但他们的营收不仅是来自于动画,还靠其他的商品丶授权金丶开餐厅等,这些收入是动画的6-7倍之多。

投入这行业的人必须了解,动画不只是动画丶不只是一部作品,你必须将你的动画转化丶开发出不同的商品。这是唯一的方法。当你在创作内容时,如果过于大马风格,那或许只能在国内市场销售。这个观念对你要找投资商时很有帮助。

你需要检视创作的内容,扩展它,开发出书籍丶网站丶网页内容丶手机内容…等,这是一个广大的蓝图。

动画是核心,但却不是唯一的赚钱产品,最重要的还是其商品,以及所衍生出的其他商机,如主题公园等。

动画电影《SeeFood》制作公司正在计划推出玩偶。他们也正在改变经营模式。当然,你还是需要服务性质的工作来维持基本的营收。创作一个新的动画版权,需要很多资源丶人力及现金,你要找编剧丶设计角色等资源。看看其他区域,我们的价格或许会比印度或中国来得高,但同时我们提供的素质也是很高水准的。而且,我国政府也非常支持这个产业,提供补助。现在,政府也提供外商在大马拍摄电影30%的补贴,这些都是鼓励国外公司进来投资丶大马公司出去找合作伙伴。如何增加产品的价值,《SeeFood》制作公司正在做着这件事。

我们也需要拥有自己的内容,拥有自己的原创版权。说到底,就是要创造另一个长期的营收模式。“我可以给你更好的品质,但更低的价格”,这是这个行业,甚至是任何行业的恶性竞争模式,所以你必须想办法找出另一个模式。

日本及韩国已经证明这一点。1960-70年代时,日本都在接动画外包的案子,即使是80年代亦然,但现在,日本已创造出自己的内容,他们的价值已经改变,转为动画出口国。韩国也是一样,他们已经把东西卖到全球市场。

你要学的,是世界级的文化

财:你如何看待大马的视觉特效产业?

哈:早期也有一些本地电影加入特效,但主要都不是在本地制作的。R&H是第一个进来大马市场的国际公司,主要是制作好莱坞的电影。要进军或成为好莱坞的一份子,是非常艰难的。他们预期的是同样的世界级水准。

像我们这行的人平时在看电影时,如果看到很糟糕的特效,会批评这部电影很烂,因为特效做得很差。因为我们是行内人,知道他们是怎样做的,一看就知道品质去到哪里。现在即使不是行内人,也能分辨得出特效素质的好坏。主要的特效工作室,如Universal丶Fox Century,他们能给的品质远超过客户预期。当他们拿到市场时,就知道一定可以卖出并且拿到好价钱,因为他们的素质就已经在那边了。我想这个就是国际与本地公司在制作上的不同。

在本地公司,你的员工常常重叠使用,会做动画的也要会建模丶会做材质,因为在有限的预算下,你负担不起太多人力。在国际公司,就如我们R&H,我们有5条视觉特效生产线,专注在特定的领域。举例来说,我的动画师不用做其他的事情,只要专注于动画制作就好;我的灯光师要做的,只要负责灯光效果;合成师丶建模师也是如此。他们都不用做其他事,只要专注在自己的领域就行。所以,你会变得更专业在你的范围及领域里。这是大型公司的运作模式,而本地公司以现阶段是还无法负荷的。

大马R&H很多的专才其实都有能力在好莱坞工作的。我们赛城的办公室目前为止已经参与制作20部电影,包括《X-man: First Class》丶《Chipmunk》丶《Hunger Games》丶《Life of Pie》等。

很多人进来我们公司时,才刚从学校毕业,我们不只教他们使用软体,也在教他们文化,教他们何谓世界级水准,让他们足以明白及进步。

有人这麽形容他在R&H学到的东西。每次都跟来自洛杉矶的长官开会,几乎是每天都会开会,讨论工作内容。早上交代工作内容,傍晚就可交回了。他说,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沟通,他从中了解他能达到什麽样的水准,那位长官也会告诉他,他还可以做什么。这些或许是本地公司无法提供的职场教育,因为他们也不知员工的程度去到哪里。虽然他们可以看到,但却不知要如何有更进步的空间。我认为,这个是R&H迄今能给大马的成长机会,让我们有机会了解我们的品质到哪里了。

显然,我们也得到了认可,因为《Life of Pie》获奖了。即使是《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也获奥斯卡的提名。如果你是大马人,在大马的公司,能想到有一天,你也有机会在奥斯卡上被提名吗?即使《Life of Pie》整部片的制作,其实只有7%是在吉隆坡完成,但这7%就动用到我们47个人来制作。

《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则不同,有26%的工作在大马完成。这告诉我们,其实大马人也是可以展现出很高水准的,至少可以获得奥斯卡的提名。你要如何提供这些机会给这些人才,让员工丶自己的内容,可以达到那个水准,这是政府及整个行业都需明白的。


我们创造的,再真实不过

财:请谈谈视觉特效的制作过程。

哈:以《Night of the Museum》第二集的大八爪鱼为例。

刚开始拍摄时,导演就先声明,根据剧本内容,会需要一只很大的八爪鱼,这时前制团队需要先作出一个作为参考。他们会与艺术总监及导演一起合作,创作这只八爪鱼的形象,它如何移动等。在进行动画制作前,你必须先搜集资料,了解八爪鱼是如何活动丶如何在水中生活丶它的肤质是如何的…,你必须在还未开拍或进入另一个流程之前,先提供他们这些资讯。

当导演满意了这个角色,才会开拍。这时候,导演会跟视觉特效指导一起工作,他是导演的左右手,负责建议导演,如果想要放入某些元素,该这样丶那样做。如此一来,当我们在後制时,才不会浪费过多的资源。

又或者,在电影里有一副画,其实在拍摄时是一面墙而已,所以就要使用绿屏(green screen),因为你要加入很多东西在背景。你也可以使用其他颜色。这就是视觉特效指导的职责,要确保所有拍摄的内容,包括灯光,都是适合的。

拍摄完成后,就会把带子交给我们。首先是2D(平面)合成特效,包括背景去背修图丶动态物件修图丶光影动画效果丶2D追踪等。例如,超人在飞的画面,当然不能出现后面的绳子;《Life of Pie》在游泳池里拍摄,他们必须清除所有拍摄时的背景。

在3D (立体)视觉特效部分,需完成动作捕捉以及对实拍镜头进行跟踪合成。前述提到的八爪鱼,会在地面上先模拟做出一只八爪鱼,把摄影机运动轨迹的数据输入3D软件的摄影机,让两者的立体空间重叠,当我们把动画角色放进去时,要注意所有空间的相对位置及资讯,这些就是刚开始需要做的两个部分。

当你准备好这些资料时,才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包括为角色建模。例如八爪鱼,当一切外形都定案后,动画制作师就会根据这个版本来创作这个角色丶创造纹路。他们不需要担心空间等问题,只需让它「活」起来。

接下来的步骤是加入灯光元素。例如,当阳光是从右边照进来的,你就得创造出光线,才能显得真实。人的眼睛是看得出来的,你骗不过的,所以要做得很真实。

灯光部分做好了,就会交给合成师,这是整个制作线中最后的一人,他会负责把所有的镜头动作丶动态图像丶灯光丶动画动作整合在一起。最后整部电影呈现出来的感觉,就是这个人负责的。

另外一个部门是特殊效果(FX),作用在完成人力拍摄无法完成的效果,像是水丶火等自然现象的模拟,让你能够呼「风」唤「雨」。

电影《Lord of the Ring》(魔戒)里的Gollum(咕噜,霍比特人)脸部表情非常生动,是电脑特效动画里的经典角色。另一个进阶的作品则是《Avatar》(阿凡达), 电影里70%的角色几乎都是电脑特效角色,你可以看到非常完美的表情出现在这些角色上。

之后,《Life of Pie》也算是进入下一个层级,电影里的老虎98%其实是电脑特效作出的,但却非常真实,你几乎可以感受到它的情绪。特效帮《Life of Pie》加分很多,并且使得整个故事更充实。不管一个故事剧情多好,若少了特效的帮忙,都会逊色很多。特效为电影加分很多。

当初,我们先向导演李安展示那只老虎,经过他的意见后,我们做出的老虎让他印象非常深刻,就这样,R&H就拿到这个工作。


养一群创意人才,很难

财:你如何看待大马动画特效行业的发展?

哈:我曾在大马多媒体发展机构(MDeC)工作,帮助发展这个产业。2006年时,Les’ Copaque出现,那个时候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但现在,大马对于这个产业已经非常熟悉,《Upin&Ipin》的出现,以及陆续出现的很多作品,使得这个产业也渐渐发展起来。

如今大马在这个领域已出现很多实力坚强的公司,他们也获得政府很多的帮助,我们看到了很多的机会,让人们可以有机会创造自己的IP(原创版权),大马现在正朝着创造自己IP的阶段在成长着。

当公司要成长时,不能只用本地的人才,要把眼光放远。我们甚至到印尼丶菲律宾等区域国家,去找人才来大马工作,因为本地的人才不够。我们可以把大马打造成为一个动画与视觉特效行业的区域枢纽,虽然我们或许无法给到如新加坡的高薪,但却能提供相同的生活水平,所以我们有办法吸引来自区域的人才,像是艺术指导丶剧作家等,这些你无法在大马找到的人才。不过论及品质的增进,还是要从洛杉矶挖掘这些人过来,才能加速这行业的发展。

韩国是个很好的例子,你看看他们的卡通角色《Pororo》(小企鹅)非常成功,但编剧都不是韩国人,都是来自美国的。刚开始需要美国的经验,但韩国现在也大致上能写出有美国水准的剧本了。所以,大马也该往这方面学习。我们缺乏的是说故事的人,不见得我们不会说故事,只是还未达到可以符合全球市场的故事。

在大马很难找到很好的编剧,不容易。到底本地故事应该要长怎样,国际故事又是怎样的,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有时候虽然在国内很卖座,但要卖到海外却不见得行得通。必须要有如卡通频道丶迪士尼这类的公司支持大马公司,我们才能更上一层楼。

现今,很多的大马公司已可以接到案子,但有时候案子能否过关拖太长的时间,加上还有财务借贷问题,让公司在等待的期间,由於还得养着员工,一直在烧钱。此外,要在大马养着一群创意人才,其实满艰难的。因为整个区域有很多的机会,新加坡的薪水高过我们,所以很多的人才都会往更好的地方发展。当然,他们有时候向往的不见得只是金钱,所接手的案子也是他们的成就之一,是否有一展长才丶曝光的机会。

财:大马视觉特效产业最大的挑战是什麽?

哈:我会说有两件。第一,产业规模不足以大到吸引外国人的注意。他们不认为大马是视觉特效的枢纽。第二,曝光度不足。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提升本地公司的能见度?我们应该庆幸,因为R&H认为大马有人才,而在这边设立办事处。政府及私人领域应该如何利用这点提升大马的能见度?让大家知道大马也有人才可以做出相同水准的东西。我们应该把握机会,来宣传自己。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