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特效:没有补助,活不下去

7457

庞大的金钱,是动画特效迷人之处,也是最沈重的黑洞。

有人说,动画特效,是一个创造欢乐的行业。

但是往深处里看,这个行业里的人,总是挣扎於现实的生存。

电影《Life of Pi》(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美国奥斯卡风光拿奖的同时,场外聚集了数百位特效人员抗议被压榨,造成电脑特效大厂经营困难,甚至在脸书上发起一个「把头像换成整片绿色的活动」,因为如果没有电脑特效,以後电影只会看到一片绿屏。

这群人在数学架构的虚拟世界里创造了新的说故事方式,想要实现梦想,就得学会如何立足於商业战场。

马来西亚也有这麽一群人,用《Upin & Ipin》丰富孩子们的童年,用《SeeFood》让96个国家看到大马的3D动画实力。只是回到现实,他们很难得到银行的支持,因为在银行的记录中,没有所谓的动画行业。

用几个数字来看看大马的动画特效行业。

制作《Upin & Ipin》,得动用20位动画师,整个团队共约40人,而每位动画师一天约可完成6-7秒的动画,一季13集的制作成本约120-140万令吉。制好的片子,最好的买家是大马电视电台(RTM),出价约5丶60万,只能负担一半的成本。

在96个国家上映的动画电影《SeeFood》,制作成本超过1千万令吉。这是一笔庞大的费用吗?制片公司Silver Ant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吴安和说,在国外,一部3D动画电影通常耗资2亿5千万美金,也就是6亿令吉。1千万令吉,「其实是非常微小的」。

现在你知道这个每天涂鸦(或是用电脑涂鸦)丶编织故事的行业是多麽地烧钱。

“大马的动画产业历史其实满久了的。我本人在这个行业已经34年。当初大家都是由很小的公司做起,都有很大的宏愿,才能撑到今天,这是一个非常艰困的行业。…从纯粹商业的角度来看,是没有人会投资这个行业的。”

电影《SeeFood》(海鲜陆战队)制片公司Silver Ant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吴安和快人快语,道出大马动画特效行业的难为。

知其难为却仍在这条崎岖的道路步步前进,动画特效的迷人之处在哪?

从0到160亿产值

热门的动画影集《Upin & Ipin》制片公司Les’ Copaque Production董事经理布汉努丁(Burhanuddin Bin Md Radzi)指出,动画和视觉特效两者都是电脑特效,不同的是,动画是从零开始,而视觉特效则是从已存在的某些事物上再去创作发挥。

说起来三言两语,成品却是步步精算的结果。布汉努丁说,视觉影像是感官的刺激,如何把一格一格的画面,以及场景中所有的元素整合在一起,完成无缝的镜头运动是一项极具挑战又困难的工作。电脑动画技术的进步令人叹为观止,但要做到像《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一般,把虚拟的视觉特效变得真实无比,让人看了电影却很难找出电脑效果的痕迹,是电脑特效技术的真功夫。

“大马一些本地影片虽号称拥有国际水准,但最终不过是在3D空间贴图的技术罢了,不够真实。”

《Bola Kampung》的制片公司Animasia Studio董事经理陈成基认为,马来西亚的动画产业还很新。“10年前,制作动画几乎是项不可能的任务,你很难找到资金,观众不捧场,即使有些作品面市,画质与品质也是差强人意。”

2007年以後,政府开始提供一些补助,以致在过去5丶6年间,动画行业在大马进展得非常快,很多公司崛起丶故事架构也愈来愈有滋味,2010年起,整个行业有了明显的起步,很多好的作品出现在电视上。

“大马在动画方面的强项在于2D。2D不是一个技术,而是着重在绘图的技巧。有些客户告诉我,我们已经是东南亚区最好的2D动画工作室之一。”陈成基满脸笑容地说着。

根据创意内容产业基准线2012年的资料,马来西亚动画产业约有200家公司,总值约160亿令吉。而娱乐与媒体产业创造了超过940万令吉的销售额,雇用了超过4万5千名专业创意人士,为我国GDP贡献1.27%。

几部大马制作动画影集备受国际瞩目,包括《Bola Kampung》丶《Supa Strikas》丶《Mustang Mama》丶《Upin & Ipin》等。另外,Les’ Copaque的《Geng: The Adventure Begins》动画电影在马来西亚丶印尼丶新加坡等地上映颇受好评,Animasia Studio与亚洲卡通频道联合制作的70分钟电视电影《Bala Bowl》亦有不错的反映。至於百分之百在大马制作丶由Silver Ant推出的3D动画电影《SeeFood》则受到国际市场的赞赏。


千万制作成本,国外看不上眼

高水准的制作技术是高水准作品的基础,但,这不是唯一的条件。构成一个动画作品的元素非常复杂,不单单是技术层面。策划丶编剧丶动画丶特效丶音效丶剪辑……这些大分野之下还会有更细小的分野,无数相关分野的技术人员在发挥自己的作用之下,一部动画作品才能顺利完成。

参考国外的经验,一部成功动画的投资比例,前期创意构思和研究占30%丶中期制作40%丶後期行销30%。以《阿凡达》来说,有8年花在前端的准备工夫上。

Ed-Online执行董事陈章隆承认,动画产业在大马还属于很年轻的阶段,“虽然本地也有几家大型的工作室,但我们的市场仍然还未大到及成熟到足以吸引更大的国际性案子。”

陈章隆指出,一般上制作一季13集的动画影集,大概需要1-2年的时间。制片完成後,如果能卖给大马电视电台(RTM)最好,因为它们有最好的预算,每集会花至少4万令吉购入。

他以Ed-Online与韩国的合作案为例指出,大马的团队约有60人,大部分的前制作业由韩国负责,大马方则负责中期制作,後期制作及音效在韩国完成。

“我们与韩国的合作获得MDeC(大马多媒体机构)的支持,整个预算加上韩国的投资,大约是1千万令吉,制作2季的作品。其中的5百万,来自於MDeC 旗下MAC3 跨国制作基金的补贴经费,另外的5百万则来自于韩国。”

陈章隆说,“这个价位在大马动画来说,也算比较高价的了。但在国际上来看,这个价位则是不算太高的。若是与欧洲合作,这个价位转换去欧元,只有差不多1百万而已。”

拥有会计与法律背景的陈章隆透露,很多的动画公司都是商人在经营着,“我们把这行视为一个生意。你必须要有生意头脑,开始一个案子,当然要设想能回收多少?整部作品的成本多少?我们如何能降到最低成本?这些都是要纳入考量的。”

陈章隆非常清楚,大马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大家喜欢看的电影类别也多元化,加上三个种族看的电影语言都不同,所以,“本地市场其实很小,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分析,以本地市场来说,电影票房6百万已经算是很好的成绩了,但如果扣除广告费,最後可能只拿回少於2丶3百万的制作费,这笔费用还得支付所有从前置到後置作业的开销。

“像《Life of Pie》这样的电影,有上百名工作人员,你可以想象若一个人的薪水平均是2千令吉,整个制作成本是多高。加上时间就是金钱,要顾好品质,就得烧钱。”

陈章隆透露,听说R&H单单为了做那只老虎,就花了不少时间,去实地看老虎,模拟动作等。

“在大马,制作本地的动画,有时一个人一天必须完成几分钟的画面;相较于迪士尼的动画师,他们一天只需完成2秒钟的动画。…所以说,动画特效是最贵的消遣产品。”

也因此,业者对於预算的拿捏更需谨慎。“不是人们喜不喜欢或接不接受草根性的内容,只是在有限的预算内想要做得好比较难。”

发展软实力,资金要雄厚

庞大的开支让投身於动画特效行业的人望之却步。布汉努丁透露,大马有太多的动画或视觉特效公司失败,现存的公司虽然多数处於透支状态,为什麽还能继续生存?

“因为我们的政府太慷慨了。”

目前政府积极以补助及行动支持动画业者,包括马来西亚新闻丶通讯及文化部(KPKK)丶国家电影发展合作公司(FINAS)丶马来西亚数码经济机构(MDeC,前称多媒体发展机构),以及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SKMM)等。

Silver Ant总执行长吴安和细数政府的补助措施。多年前,政府要求大马国家储蓄银行(BSM)提供软贷款给动画业者,因为政府知道,银行是不会提供任何贷款给这个产业,所以他们让BSM来负责这件事。

“MDEC则对动画特效产业给予最大的帮助及支持。MDEC可以提供最多2百万的补贴来协助业者制作一部电影,甚至帮忙业者行销。我们还可以从FINAS及KPKK获得资金补助。”

话虽如此,吴安和指出,“其实200万很难做到一部电影,并且不知从何下手,所以我们没有申请。大马电影无法做到很好的素质,不是我们缺乏人才,而是没有资金。1丶2百万是不够的。”

所幸《SeeFood》获得大马科学部及Al Jazeera儿童频道的支持,加上Silver Ant自己投资,就这样,大马第一部英语3D动画得以成功推出。吴安和透露,“科学部告诉我,他们历来的赞助,在娱乐界里《SeeFood》是他们最成功的一个故事。”

以参与《少年Pi的奇幻漂流》特效制作而声名大噪的Rhythm & Hues(R&H)Malaysia,其高级经理哈斯努(Hasnul Hadi Samsudin)也指出,在国际平台上,不乏许多大马的创作,显示我们动画界已经重视申请注册商标保护,迈向一个新的里程碑。“我们只需要一点政府或私人界的推动力,就可以把我们这些公司推向另一个阶段。”

所谓私人界的力量倒不全是以金钱赞助。哈斯努表示,目前马电讯及首要媒体(Media Prima)都设立了平台,甚至提供网络电视IPTV,这些都提供了动画业者不同的曝光机会。

目前在首相署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的支持下,设立了CCIG(Creative Content Industry Guild)及CCAM(Creative Content Association in Malaysia)两个协会分别从个人及公司的角度协助动画产业。CCIG的宗旨是提升动画特效人士的专业品质,为此协会内部还特别设立专业人士的分级制度。例如,已在这个行业工作10年,且有代表性的作品,可视为高阶的创意专业人士;如果是导演,并拍过一丶两部电影,则为认证导演;如果导过15-20部电影,并有获奖纪录,将称为高阶导演;如果导过30部以上电影,并获奖无数,则称为专业级导演。

哈斯努解释,之所以分级分类,是帮海外公司来马来西亚寻觅人才时,可以清楚地知道这些人才的能力及水平去到哪里。

至於CCAM则可协助动画业者向世界各地推销,一来可发挥集体的力量,二来也可节省每间公司的开销。

另外,大马政府现在亦主动向国外片商招手,凡是在大马取景拍片,可享30%的奖掖补助。

哈斯努认为,国外电影业者前来大马拍片,不仅完成的电影可促成大马的观光,大马公司也能把握机会向他们自我推荐,常此下来,必将为国内动画特效行业注入活水。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