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找外资,因为我不甘心

6720

这是一个值得马来西亚动画业者骄傲的一天。

2011年法国康城影展,上映了一部英文3D动画电影,丰富的内容丶精致的画质,让人赞赏。但最让观影者惊讶的是,这部《SeeFood》不是好莱坞片,制作群是间马来西亚公司Silver Ant。

《SeeFood》随後在96个国家及地区上映。Silver Ant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吴安和透露,当初拍这部电影的想法是,只要不亏损,或亏损一点点也无所谓,但是现在已在96个国家上映,如同打了96个国家的广告,太值得了。

现在,很多片商催他拍第二集,叫他去国外找投资家,不过吴安和说,“我知道可以找得到,但是可能Silver Ant和马来西亚的名字都没有了。我的名字没有了,我无所谓,但是连马来西亚的名字也没有的话,我不甘心。”

且看看这只雄纠纠的小蚂蚁如何撼动国际。

从生意角度,没有人会投资这行

财经记者(以下简称财):请谈谈大马的动画与视觉特效产业。

吴安和(以下简称吴):先不说人才,谈资金的部分。你很难得到银行的支持,因为在银行的记录中,在此之前是没有所谓的动画产业。刚开始,你必须教育人民,所以你必须先投资在培训方面,这不是6个月的事情,而是2-3年的事情。所以,你只能做一些小的案子。

能生存下来的业者多数都有个愿景,否则纯粹从商业角度来看,是没人会投资这个行业的。即使会投资,也不会做高品质的案子,因为那会需要用到很多人员。

生意人看的,永远是成本。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本地的制作,大多都是低水准的,不是我们不能做,而是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去做。

财:能否谈谈制作动画的过程,尤其是在成本丶时间方面。

吴:刚开始当然先要有想法,之后发展长或短的剧本,然后才开始制作。

前期制作主要在于设计丶研发丶收集资料等。中期制作,则是把剧本转化为动画,例如,你想要呈现一款相机,就必须把这款相机放进电脑里,然後设立骨架丶加入灯光元素丶特效丶合成,再者建立动画内容的材质属性,这就是整个流程。

至于成本,完全视乎内容而定。举例,20秒的电视广告,价格大概可介于至少1万5千至10万,视乎内容的复杂度而定。例如,只是做个手机会飞,可能要价2万;如果你要1千台手机同时在跳舞,价格可能就会超过10万了。动画的长度不是决定价格的关键,重要的是内容。

很多客户及门外汉不懂,他们以为所有东西都是电脑做出来的,其实不对。我们需要键入所有的资讯,电脑只是工具罢了。就好比我给你一台手机,你还是得用手去操作它,这就是我们做的。但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当人们不了解这行时,意味着你很难从他们手中赚取利润。很多人愿意花100万,看见一群人在现场拍摄,有模特儿丶摄影机丶服装造型等,你会觉得这100万花得很值得。来到动画这块,同样投入一百万,却只看到那些人坐在电脑前面操作。其实越复杂的东西,就需要越多的技术人员,所以成本就会越高。有些动画动辄花上5年-10年时间来完成。不见得你请大学新鲜人进来就可完成。

前景很好,却苦於人手不足

财:谈谈你们制作电视剧的情况。

吴:要做一个30集的电视剧,通常第一季你要花上一年或一年半。原因在于,你必须做很多的调查,在这套影集中投入很多心血,第二季以后,通常都会在一年之间完成,因为多数的东西都可以用回,你不是重新开始设计,所以会比较快。

第一季,内容可以很简单。但进入第二季后,故事内容就要变得比较复杂。所以,常常在第三丶第四季后,就可看到越来越多人物出场。

财:电影方面呢?

吴:电影的长度也必须视乎预算来决定。如《SeeFood》,我也希望能有很多的预算丶有4年时间丶有400名动画制作师;结果呢?我只有35位动画师来完成,并且必须在2年内做好。

如果相较于大型公司,如PIXAR,他们可以有4年时间丶300-400名动画师,你就可以看出本地及海外制作的差别。回到亚洲市场,我们很多的作品,最多都得在2-3年间完成,否则片商会抱怨花的时间太长丶太花费了。

财:贵公司是否只做自己的内容,或是也有接一些外包的案子?

吴:在过去的14年,我们也接了很多外包业务,电影是我们其中的一部分,让我们拥有自己的原创版权。

我们多数的案子来自海外,尤其是日本的动画,目前,我们在做着《变形金刚》的电视动画。

也许你会很惊讶,NTV7播出的《变形金刚》,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在大马完成的。我们只是很低调,即使我们在这行已有14年的经验。其实很多人以为电视上看到的动画,绝大部分是来自于好莱坞。当有人跟我们接洽时,才了解原来我们做的作品有多么出名。

财:你如何看待大马这个产业以及未来的趋势。

吴:我不会说是趋势,我会说这行业的前景很好。我预计在未来3-5年还可以持续增长。从Silver Ant的角度来看,我们在海外已经很出名了,这个说法是来自于我们的日本客户,他们都是来自于日本顶级的动漫公司。

Silver Ant已经是日本动画业的前五名。对我们来说,动画产业的发展前景很好,但我们需要一些支持,才能走得更远。

现在,日本丶美国及欧洲国家已经开始在亚洲物色公司来做他们的案子。因为亚洲的价格比较便宜,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可以节省很多成本。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才加入这一行,因为我们已经有很多的商机,但却碍于人力不足。

另外,政府补助海外电影公司来大马拍片,这个策略在加拿大也施行得很成功。加拿大提供51% 的回扣,所以他们这一行现在发展得很好。

当然,回到最初,你还是得有技巧,才能吸引别人。以我在这行来看,我认为大马应该做的,是尽快提升本地的技能及标准,培训更多人才出来。如果跟中国比较,他们很多的工作室,里面的员工至少都有500-1000人。他们来大马时,看到我们只有30-60人,觉得非常惊讶。

财:请分享你对视觉特效产业的想法。

吴:如果你要整合全部的视觉特效工作者,我们可以做出很好的特效。但问题是,每家公司只有大概2-3名特效师,那是为何你很难看到大马做出很大的特效,直到《Life of Pie》有整个团队在做这件事。当然,他们是得到美国的支持。

对我们而言,我们也在做着特效,但客户群是一些电视广告商。我们有人才,但都分散到不同公司了。这造成大马的特效少于动画。

本地很少有专门在做特效的公司。特效人才很难找,他们既要有程式设计的根基,同时又要懂得艺术,不是你输入一个按键就可完成的。一家公司不会雇用太多这类的人,因为他们的薪水很高,大概只有3-5位特效师,主要都是为了制作一些电视广告特效。

一部电影的资金大概是100-300万。当你有3百万时,意味着你电影里的素材会更多丶场景更大,不过片商不太愿意放太多的经费在特效上,他们认为这些都是电脑做出的,不太愿意付。

我遇过一位导演,他说有150万的成本拍一部电影,但只有10万会拿来做特效。至於《Life of Pie》有1亿成本,我相信他们会丢4千万在特效方面。他们最大的成本其实是在特效上。

但大马的观念不是这样,他们认为这只是电脑做的,为何那么贵?即使做出来了,又会嫌不好。这是因为他们无法给太多钱,所以去找一些自由工作者来做,才会做出不好的素质。

一部90分钟的动画电影,1秒需要24格画面,试想想,90分钟,要制作多少画面啊? 10万的成本?我根本就不知要如何开始。就好比,你只有10块钱,但你走进Honda车行,说你要买车,我想连钥匙圈都买不到。

财:你认为动画及视觉特效产业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麽?

吴:人才,是最大的挑战。第二,当然是金钱。若资金充足,你就可以培训更多人员,你可以送他们到海外学习丶你可以引进更高阶的器材丶这些都要钱。届时,你可以投资在更大型的电影。

在技术及人才之间,我会说人才是最主要的。我们不缺技术,也不是没有人才,只是有的人才没有机会被发掘。


请相信,大马是有能力的

财:很多资料显示,这个产业的版图正在移向亚洲,你如何看待?

吴:亚洲市场,尤其是大马拥有很好的前景,但需要能持久下去。如果有人愿意注入资金,我相信5年后就可看出成绩。

像陈志远拥有脸书的股份,他在很久之前就投资脸书了。我们就是需要他这样的人,有不同的视野。当初人们都无法想象脸书可以赚钱。这个产业正在发展,如果有投资商加入,我相信会有很大进展。

在美国,当某样产品已火红时,你要进入就太迟了。但在这里,当看到某样东西火红时,才会考虑投资。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其实,你应该要跟我一起承担风险及挑战,而不是只看赚钱的东西,因为那时候我已不需要你了。这也是大马和韩国的不同点。

今天韩国的成功,其实是重叠的。你听KPOP,不懂韩文,但却很流行。问题在于,我们相信这个行业会成长吗?韩国KPOP那么成功,在于他们有对的人在推广这件事。

如果我有钱给10个导演,例如我给每个人1千万,请他们制作影片,假设7个失败,3个成功,成功的这3部片或许就是另一个《冬季恋歌》,吸引观众。而失败的7个也会开始受到关注,即使不好也无所谓。此后,如果政府再资助重拍失败的这7部,他们已有经验了,所以会慢慢成功。

但大马的做法不一样。当你失败了,就会被认为是不行的。不行,不代表不可以。法官判我5年,社会就判我死刑,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一个失败,就会被大肆报导,直接指出票房不好。但为何要写负面新闻?我们把负面变成正面,不是更好吗?

就像李宗伟,输了,却被写得很惨。但其实能进入十强,已经是赢了。

这个产业无法快速成长,就在于周边有很多的负面消息,不断打压这个产业。只要政府愿意持之以恒地投资,总会有成功的一天。这就是为何韩国可以那么成功。

我永远都相信,大马是有人才的。在我的公司,所有员工都是大马人。在开始设立公司时,很多人建议我雇佣一些老外进来,但我相信我的人可以做到。我们缺乏的是信任,相信这个产业。

另外,商品是个庞大的市场。《SeeFood》周边商品卖得很好,这其实是个配套。很多的投资商或银行家,他们看到的电影就是电影而已,但其实电影可以延伸出其他营利。如果电影不是一个赚钱产业,为何还有人愿意投资2亿元在电影拍摄上。

动画的生命周期很长。今天你不会再看回成龙的电影,但现在的小孩还是在看着Tom & Jerry。如果我没有搞错,Tom & Jerry至今仍拥有版权,所以每年都还是可以赚钱。尽管这部动画已经不再生产了,但还是在赚钱。即使我拿去给以后的曾孙看,还是会看得津津乐道的。但当你在看时,这就是钱了。

日本从《哆啦A梦》到现在的《小丸子》,到现在还是有市场。他们也是从《哆啦A梦》再慢慢发展成JPOP。很顽强,尤其是在2D,宫崎骏的电影。

6年前,我去过宫崎骏的工作室,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去的。他的博物馆我去过很多次。我通过一个日本客户带我进去。我没见到宫崎骏。我跑去前门的打卡机,发现每天宫崎骏进公司的时间大概是早上6点半到7点,至晚上 11丶12点才回家。今天他能做出这样的电影,不是随便画出来的,有今天的成绩,我很尊重他。

这些背后的故事,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不在这个行业的人也不会了解,很多人都认为只是卡通而已。所以我们这个行业蛮可怜的。

一般的广告代理商主要是出想法,安排一整年广告配套的创作方向。要拍广告则找制作公司,要做动画就找我们。我们就是帮他们把脑子想象的东西变成真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