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社会 就会有什么样的Pokemon文化

6736
《Pokemon GO》在香港引起的热潮。(图/撷自路透社)
《Pokemon GO》在香港引起的热潮。(图/撷自路透社)

相信也不用多介绍《Pokemon GO!》这游戏有甚麽特徵了,你要在网络上找到相关的文章,十分的容易。简单来说,这个游戏的设计,鼓励大家离开家门,走出去活动,因此在游戏的过程中,你需要走出室外,并进行长距离的移动。这个设计虽非创新,但加入了日本儿童动画品牌的加持後,就成为了全球爆红的现象。

玩这个游戏最需要的是甚麽呢?好的手机?或许,课金?其实没有课金也可以玩下去;时间?是吧,不过这游戏严格来说也不是花你每天很多的时间;手机的电池容量?这些东西,虽然重要,不过也不是最重要的。不卖关子,直接告诉你答案:玩Pokemon最需要的是“行动自由”。

玩这个游戏,没有任何东西比行动自由更重要。因为他不仅是要求移动,还要求在适当的时间,移动到适当的地方——而这些若没有行动自由是做不到的。

游戏,反映公民品质

这导致了某些吊诡的事情。当你以为这个游戏的包装,是用来吸引儿童时,你却发现,这游戏是「儿童不宜」的,为什麽?因为大多数儿童都没有行动自由,往往只能依家长的命令去上学,或待在家,不会放任小孩到街上玩Pokemon 。

这不仅是你要站起来动动身体这麽简单,这游戏是个照妖镜,会把这个社会加诸你身上,一切妨碍你自由的,以及其中的种种问题,直接地引发出来。

你从新闻可以看到,有些社会的治安或交通安全比较差,会完全反映在这游戏上,例如美洲,就有用这个游戏去诱劫他人的行为,也有地方因为一贯混乱交通秩序而出现致命意外。在那些社会中,不是玩家自己陷入危险当中,就是利用这游戏把他人引诱进危险当中。特别是在一些缺乏驾驶责任的社会,玩家往往忍不住在驾驶时玩这游戏,可想而知会导致甚麽危机。

在安全的社会中,游戏是安全的,在危险的社会中,游戏也会变得危险。公民的品质完全反映在游戏中,同样的,真实世界中的政治问题,也带到了游戏当中。当全世界都有得玩的时候,中国却是没得玩的,原因也是很显然:就是google进不了中国。伊朗也因为保安的问题,而不准这游戏入境。导致某些本来觉得没有google也没甚麽问题的人,突
然发现,原来还是会影响到他的。

等待,对比出不自由

当大家评论这游戏对社会的影响时,常见的都是道德面的质疑,认为会导致懒散,国家会失去竞争力,或乾脆直白地说,这是玩物丧志丶浪费时间,甚至说Pokemon是魔鬼。多数都是老生常谈与一厢情愿,最重要的是,这些都仅是主观的。

比起争议这些主观对人的影响,我们更应注视那些,从游戏中触发也无争议的客观问题。危险的地方会导致抢劫,危险的驾驶会导致交通意外;闭塞的政治会导致没得玩,没这游戏,对那些社会来说早是常态。只是人们平时都习以为常,等待这游戏所需要的自由比对出原先的不自由时,这些问题变更显而易见,进一步使大家无法视而不见。

一些原本只是想玩游戏的人,突然从玩游戏中,遇到现实社会所制造出来的种种困难与阻碍,他们多少也要正视这些问题,不能再掩耳盗铃了。我们可以想像,Pokemon足以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当然,这些结果我们目前还无法估计。

(文/取自联合新闻网《鸣人堂》Cheng Lap)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