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经济时代 抢攻黄金职缺

6612
图 / 撷自《30》杂志
图 / 撷自《30》杂志

走出校园丶进入社会,面对各种通往未来的道路,要怎麽选择职涯的起步?

曾任Google营运部门副总裁丶现任Facebook营运长的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曾获选为《时代》杂志全球百大影响力人物,并连续6年被《财星》杂志选为50大最有权力商业女性,她在全球畅销书自传《挺身而进》中,分享她的选择之道。

挑工作 选成长潜力

她曾在美国财政部工作4年,目睹千禧年时第一波网路狂潮下,科技如何改变所有人的沟通方式和生活,决定离开公职,前往矽谷。在当地,她面试了许多公司,其中一家,是Google。

当时Google还只是个新创公司,员工不到1000人,CEO施密特(Eric Schmidt)为她开出“事业单位总经理”的职缺。听起来很棒,但那时Google根本没有划分什麽事业单位,这位置不只实际上无事可管,而且层级还比其他公司开出来的选择低,“更重要的,我完全不清楚那份工作到底要做什麽”。

然而施密特的回应,却让桑德伯格毫不迟疑地做出选择。

施密特一手盖住试算表,告诉她:“别傻了,挑选工作唯一重要的选择标准,就是‘快速成长’。”当公司快速成长时,要做的事情比做事的人还多,人就会不断学习与成长,并到处有表现机会,“如果有人给你一个火箭上的座位,别问位子在哪里,上火箭就对了!”

於是桑德伯格进入Google,人生随着Google这艘火箭一飞冲天;6年半後,她秉持同样信念,婉拒其他公司更高头衔的邀请,决定搭上第二艘火箭,加入Facebook担任层级较低的营运长,为23岁马克·佐克柏(Mark Zuckerberg)工作,一路成为当今的“矽谷第一号女性”。

“请把职涯试算表缩减到只剩下一栏‘成长潜力’,”走在市场前头,追求高成长又有潜力的公司,正如2012年她在哈佛商学院的毕业演说上再次勉励毕业生的话:“如果你有机会登上一艘火箭,上去就对了!”

数位经济 掌控未來

然而对现在台湾年轻人来说,眼前是否还有火箭存在?

传统明星行业成长渐缓,甚至逐渐衰退丶消失,这样时势更迭速度比想像中快。1950年代,《财星》500大企业平均存续期为75年,但现在被预期存续期只剩5~15年。今年1月世界经济论坛(WEF)公布研究报告“e Future of Jobs”,针对全球15个主要已开发及新兴经济体做调查,到2020年,将减少超过500万个工作岗位。

或许你觉得,只要保有知识专业,就能保持职涯不败。但看到人工智慧AlphaGo 击败与南韩棋王李世乭的对弈,电脑胜过人脑丶机器人取代真人的时代眼看就要来临。未来5~10年内,金融交易将位移至机器介面,银行行员需求大幅下降,机器人取代大量劳工丶人工智慧将和股票分析师竞争丶演算法把律师淘汰……,现有职业到了2025年可能有半数会消失不见,世界的变化,已经完全超出我们想像。

但庆幸的是,当某些工作被淘汰时,同时间也会产生新的工作。就算世界变化速度比火箭还快丶就算曾经的火箭看似渐渐熄火,然而还有更多新火箭蓄势待发,等着从陆地上起飞。

10年前,全球只有IBM一家科技公司挤进全球市值前10大。2016年,根据Bloomberg资料,全球市值前10大企业中,科技公司占了5席,分别为Google丶苹果丶微软丶亚马逊丶脸书,这些公司皆是透过网路崛起的企业。全球最大线上零售商Amazon市值,去年超越全球最大传统零售店Walmart,跃居全球最大零售商。

发现了吗?随着智慧型手机丶行动载具的普及,以及社群的推波助澜,网路带来的改变席卷世界,所有现象都说明了,产业快速位移,网路是下个时代的经济命脉,就像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曾说,网路产业是全球经济转型的新引擎,也是年轻人的机会。

数位经济将是产业新秀,也是下一波火箭的生产基地。

数位×专业 不怕没饭碗

新科技浪潮不断推进,对理工资讯科系的人来说,似乎不用担心抢不到火箭上的好位子;但对文丶法丶商背景的人,难道只能望着火箭,看它升空吗?

事实上,只要加强对数位化的了解,非理工出身的人,一样可以让自己具备数位经济所需的思维和能力,核心方程式就是:“数位×专业”。

举例来说,传统行销人,可能难以转职成为专业软体工程师,但可以培养网路核心技术,包含对资料的洞察,将抽象数据具象化,解读问题背後的问题。你是不是有能力,站在使用者角度,提供有价值的行销方案,并且透过数据不断进行扩散和优化,就是“数位×行销”的核心概念。

只要愿意,人人都有机会上火箭,关键在於掌握3种基础数位能力:

1. 懂程式的运作逻辑:

想跨入数位领土,首要理解这里的沟通语言:程式。

长期关注网路发展的AppWorks之初创投创办合夥人林之晨比喻,就像想去美国大都会工作,不可能一句英语都不会说。不只生活会成问题,工作也无法和同事合作。

如果把数位经济产业想成一座城市,那想要在这座城市生活丶找到好工作,你就一定要会说这座城市大家通用的语言,这时懂不懂程式,就决定你可以走得多远丶爬得多高。

因为数位经济产业大部分的产品和服务,都是透过网路去传递,而程式就是网路运作背後的基础架构。不懂程式,你就很难与相关领域的人沟通,也很难理解所有事情到底是怎麽运作。

“我们应该视程式语言为21世纪最重要的外文,”林之晨强调,程式教育不是要每个人都变成资讯工程师,而是你至少能够理解程式背後所代表的问题与意义,你才能告诉电脑它应该做些什麽;进一步,你才能够累积自己对於网路产业的观察与洞见,“理解电脑和网路是怎麽运作的,这是进入相关产业最基本的知识门槛。”

2. 理解数位经济生态圈:

第二个能力,理解数位经济生态圈如何运作。

林之晨举例,网站经营非常强调流量,想增加流量,一定得先知道有哪些做法可选择,是依赖Google自然搜寻结果丶或是在Google下关键字广告?还是从Facebook的粉丝页导流,那要不要下Facebook广告?又或是从特定论坛下手,甚至是透过自动化交易广告等等。而这些流量来到自家网站,如何把他留下来,让他变成第一次使用用户?一次性来客,怎麽进一步成为长期用户?

这些都要分析用户使用行为,然後对比自己在网路服务的整个生态系中,扮演什麽角色,生态链上丶下游又是谁,才能够串接起所有连结,达到想要的目的。

“对网路整个生态系,拥有一定的基础理解,就是在数位经济产业中存活的第二种能力,”林之晨比喻,这有点像历史跟地理,在实体的世界里,你想把东西卖到海外,一定要了解各国领土在哪丶有哪些资源丶住着哪些民族丶风土民情又是如何,才能用他们习惯的做法,把产品顺利打入那个国家。

“在数位世界中,数位领土不是由国家来划分,而是各种不同的网路服务,”林之晨说,例如搜寻是Goolge丶社群是Facebook丶即时通讯是LINE……理解这些不同网路服务存在哪里丶差异是什麽,彼此又是怎麽互相关联,哪些族群会使用哪些数位服务,没有这些知识,你就无法打入这个数位世界。

3. 数据解读能力:

第三个能力是收集丶解读丶分析跟利用数据去做决策的能力。

林之晨解释,数位经济产业最大特色,就是当用户在使用产品时,会产生大量数据,怎麽去收集这些数据,然後正确地归类,并做有意义分析,最後透过数据分析结果,让自己知道自己上个阶段所做的决策是对还是错,又该怎麽去修正,来达到更好的改善,“能够解读数据,才能让自己在数位产业中持续进步。”

万中挑一 秘密在职缺数

然而数位经济带来这麽多新兴产业,怎麽选才不会选错行?

台湾104人力银行研发处协理李魁林说,话题热门,不代表产业未来美好,关键在於“分辨一个产业是话题泡沫,还是真的有市场”。验证方法有两个:一是看产业报告检视发展曲线图,二是打开人力银行看职缺数。

“任何新产业,都有生命周期,一开始会冲得很快。如果无法在社会普及,就会掉下去,直到消费大众渐渐普及,成长力道才又继续回升往上,”李魁林说,根据“产品生命周期理论”,当新产品导入市场,或许议题很热,但除少数追求新奇的人外,大众不会购买。

所以,开始可能会有许多厂商投入,但过一段时间,由於营利不如预期,许多因话题而加入市场的厂商便会退出。但能继续存活下来的,就有机会能等到曲线反转的时刻,并进而成为火箭。例如Google丶Facebook其实都成立於网路泡沫破灭的2000年左右,最後却存活下来。而那时间点加入的人,现在也都成为科技业重量级人士。

“如果看产业报告对你来说太难,最简单的方法,看职缺数。”李魁林说,还在发展初期的新科技,每天都在烧钱,徵人往往谨慎;但熬过最苦时期丶开始看见市场向上成长的企业,就会开出更多职缺。观察一个新兴科技产业徵人的数量,也能协助判断这艘火箭是蓄势待发,还是可能还没起飞就熄火。

不必再担心自己没有资讯背景,难以打入新科技带动的新兴产业。不同人生阶段都应该跨界学习,带着你原先拥有的专业能力,在不同领域中发挥自己的潜力,你要哪个新兴产业新工作?由你决定!

(文/取自《30》杂志2016年8月号)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