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Uber 失败了,科技行业会出现连锁反应而崩溃吗?

1317

科技行业的性命安全,有多少是寄托在 Uber 身上的呢?

2

目前,很多专家都认为世界上出现了很大的科技泡沫,进而有人认为,如果像Uber这样的大型独角兽失败了,市场上将会出现连锁反应,从而刺破泡沫。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本文作者认为,当前的经济已经有个两个大的改变,因此,即使Uber失败也不会立刻引起剧烈的连锁反应;然而,科技泡沫却是迟早都会破灭的。以下来看正文。

科技泡沫

如果出现了市场泡沫,你无法知道它会膨胀到什么程度后爆炸。

二十年之前互联网泡沫危机爆发,带走了五万亿美元的投资。从此之后,硅谷的人们就开始猜测下一轮科技泡沫危机会何时爆发、最新一轮对科技初创公司的投资会不会让经济崩溃。“有很多比我聪明得多的人都得出了这个结论——我们正处于一个经济泡沫里。” Rita McGrath说,她是哥伦比亚商学院管理学的一名教授。“我们已经可以看见一些端倪了。”

这些信号包括“”公司倒闭或是被并购、风险投资家的投资减少、上市的公司数量减少、股票明显估价过高、初创公司的估值下降。

Uber

然后出现了像Uber这样的公司,虽然亏损量巨大、饱受争议,丑闻一个接着一个,但其估值却高达700亿美元。仅在2017年,Uber就经历了一场大型公众抵制运动,估计导致注册用户减少了50万,Uber频频出现性骚扰指控,还被指为知识产权小偷,一份泄漏的录像带显示Uber的CEO在诅咒一位Uber司机,纽约时报的一份轰动一时的抢先报道披露了这家公司偷钻法律漏洞的项目,多位高级领导辞职或是被挤出公司。

“因为现在有人正在筹集风险投资,我很担心这将会引爆整个行业。”上周有人在一个聚焦科技的网站Hacker News上这样写道。投资人和企业家都“密切关注着Uber的事态走向”是可以理解的,Hacker News上的一位记者Mike Isaac针对网站上发布的内容在推特里这样说道。尤其是在一个提高利率能给投资人带来更多的选择的时代。像Uber这样的被估值过高的上市前公司表面上也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

Uber若死,影响能有多大?

但是,科技行业的性命安全又有多少是寄托在Uber身上的呢?假如Uber爆发了,整个行业的泡沐会不会也随之爆炸?这是一个充满假设的问题:Uber前途未卜,而没有人真的知道我们身处何种泡沫之中。但是这个问题还是值得梳理的。上万亿美元、上千份工作以及整个科技行业的未来都安危未定。

“这些泡沫因为贪婪和恐惧而来回摆动,” McGrath告诉我,“而当Uber绊了一跤,就会引发恐惧。这个泡沫之所以会产生,部分是因为低利率的环境。全世界的钱都被投到了这个行业里,因为它们无处可投。”

这是一个关键点——也许是一个决定Uber存亡的关键点。Uber被估价700亿美元不是因为它真的值700亿美元。虽然Uber其实并不能盈利,虽然它对竞争者的入侵几乎没有什么保护措施,但Uber的估值还是那么高。换句话说,Uber的估值反映的并不是这家公司自己的持续性,而是反映了整个全球市场。

“对我来说,他们能不能把这种商业模式持续下去是一个大问题。” McGrath告诉我,“他们对现有的模式具有很强的颠覆性,但是想要进入他们的模式也有一些显著的障碍。如果你转变了”服务“,你可能要重新输入信用卡信息,下载一个新的 app,但是之后就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了。有些权威人士说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然后呢?假如Uber出了什么问题,那么其他独角兽公司身上会发生什么呢?——那些被风险投资数据库CB Insight最新计算出来的、每家估值都达10亿美元甚至更多的公司身上,会发生什么呢?

几个经济学家告诉我,虽然Uber的影响力很大,但是这家公司的失败还不太可能会在硅谷引起太恐怖的连锁反应。“你要学会作出区分,” McGrath说,“一边是真正有价值的、在被山寨的时候能够保护自己的初创公司——另一边是建立在一大堆未经检验的假设上的公司,而钱正被源源不断地投进这些公司,因为它们无处可去。”

Theranos就是一个具有教育意义的例子,这家公司以不用针头的验血科技而出名。就在过去的几年前,它被公认为硅谷的传奇故事,估值约90亿。随后,华尔街日报以一系列深度调查的故事披露,这项科技并不像它所说的那么有效——这些导致Theranos受到了联邦制裁并关闭了其实验室,同时还宣布了它会一并离开医学检测行业。Theranos的失败非常引人注目,但是却没有引爆泡沫。所以有可能泡沫不会像上次一样突然之间就爆炸了。关键是投资人们会不会把显著的失败——比如Theranos,或者还有Uber,视为一次绝无仅有的现象,以及会不会将它视为在水面之下暗流涌动的系统问题的反应。

“有这样一种猜想,假如一家大的上市前公司失败了,那么给其他公司的融资也会随之减少,” Arun Sundararajan说。他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一名教授。“我相信,互联网泡沫危机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的投资环境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需要考虑两个大的改变。第一,现在几乎每一家公司都是一家科技公司。硅谷以前创造的是主流消费者不关心——或者是不知道他们使用过的科技。今天却不一样了。科技遍布经济和文化领域,这能给投资人带来一种潜在的保护效果。“给这些公司的投资为大范围内的经济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和被隔离起来有所不同,” Sundararajan说,“而且,投进这些公司的很大一部分资金,都来自那些不用单靠科技公司的成功给他们带来未来的经济效益的那些人。”

还有第二个需要考虑的改变:虽然科技公司以前的投资都来自那些资助随后会上市的公司的小团体,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了。“就算你把Uber放到一边,单看近几年来上市前投资的一些对象公司——这些公司和以前那些已经截然不同了,” Sundararajan告诉我,“比如和20年前相比,凯鹏华盈这样的风投公司投资的公司里就多了不少多元化的私人股权投资公司。”

Sundararajan提到了凯鹏华盈,这家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的“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风险投资公司,作家Randall Smith就是这么说这家公司的。想当年,这家公司通过早期对Google和Amazon的投资为它的投资人赚得盆满钵满,但是近几年却有些跌跌撞撞的。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支持科技公司的基础投资设施已经改变了,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科技在文化里的位置改变了。“假如Uber失败了——不是说它一定会失败——所有Uber的投资人都不会说,“把钱投进科技里,是我们错了吗?” Sundararajan说。“他们会说,‘我们是不是估计错这家公司的能力了?’”

Sundararajan说,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Uber得到了一个深刻的、来自公众的教训,教育他们如何不去运营一家公司。就这家公司本身而言,Uber在重塑它的形象上下了重本。在周二的一场和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这家共享出行服务公司的执行官表达了对Travis Kalanick(Uber四面楚歌的共创者及CEO)的支持。

“现在,很明显频频将Uber置于新闻舆论中的问题,和Uber的经营模式以及它作为科技公司的身份并无关系,” Sundararajan说,“如果Uber明年的估值大大减少了,那么人们能够学到的教训应该是更好地如何管理一家早期科技公司——这样,当他们踏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就无需作出先前要做的取舍——一个最终使他们过大于功的取舍。”

与此同时,很多的投资人将他们的关注点从平台转移到了基本的科技上,假如他们成功了,那么就能比任何一个能给出名字的类型持久——比如,自主驾驶的感应器、自主的医疗科技、大量的机器人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也将不会受到任何一家公司的失败的影响。

泡沫迟早会爆炸

Uber,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失败,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拖垮整个经济。但是泡沫迟早都会爆炸。“2001年的硅谷被笼罩在这样一片迷雾之中,”VC创投公司红杉资本的合伙人Roelof Botha去年秋天这样对彭博社的《商业周刊》说。“而现在这片迷雾已经消散了,也没有要卷土重来的浪潮暗涌。”

自2005年以来,CB Insights计算了科技公司117次估值较低的一次融资,出现了有公司通过卖出现有股份的折算值来融到更多的资金这样一种情况。融资估值较低不代表一家公司会失败,但是这的确是对它所经营的市场给出的一个警告信号。

这件事教会我们的事情是,那些想要筹到更多风险投资资金的人要考虑的问题不是如果公司(尤其是Uber)失败了之后会对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还有很多其他暗示表明市场矫正已经开始平稳运行了。他们要考虑的问题是,这个泡沫是不是会像之前那次一样引人注目地爆炸,还是会像现在看起来的这样,渐渐地瘪下去。

 

(转载自36kr.com)

发表回复